本站汇编:历史长河中的艺术见证(中)

尊敬的各位读者,亲爱的弟兄姐妹:这里编辑发表的是西方历史中与信仰相关的经典绘画作品。因为图片很多,我们会慢慢更新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些作品是作者本人最好的信仰见证,是他们在自己旷野时代里完成的功课。从这些作品中,我们分享着他们的感动,那照耀在他们身上的光也同时照耀在我们身上。事实上你也可以每天“研究”一幅图,借着它去追问那里面所包含或你能想象出的真理信息,并在你的看见中学习祷告,而且坚持下去。

见证如云:在泰坦尼克号上(图)

电影《铁坦尼号Titanic》虽然掺杂了一些好莱坞的销售策略如俊男美女,大资本,大宣传,裸体镜头,唱片专集等,然而,整体来说应该算是一部写实片。不止是片中铁坦尼号的船貌和船上的瓷器与家具装璜都是依实复制,那些富豪名人的乘客也都是真人真事,至于造成船撞上冰山的原因,罹难之后优先疏散女士和小孩的英雄风范,都有生还者的真实记录来支持证明。在此片放映时,所有的铁坦尼生还者都已经作古了,但是,如果他们能够看到这部片子注一,大概都会感觉相当的真切,尤其是最后的一幕,船身开始剧烈的倾斜,但是那几位提琴手仍在甲板上奏着音乐的时候,因为那最后的一曲是生还者和落难者告别,也是落难者面对自己命运的时刻了。

本站汇编:历史长河中的艺术见证(上)

尊敬的各位读者,亲爱的弟兄姐妹:这里编辑发表的是西方历史中与信仰相关的经典绘画作品。因为图片很多,我们会慢慢更新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些作品是作者本人最好的信仰见证,是他们在自己旷野时代里完成的功课。从这些作品中,我们分享着他们的感动,那照耀在他们身上的光也同时照耀在我们身上。事实上你也可以每天“研究”一幅图,借着它去追问那里面所包含或你能想象出的真理信息,并在你的看见中学习祷告,而且坚持下去。

祷告着的孩子/任不寐评注

代序:这是两小女孩儿的电脑绘画。我求她们很多次了,说让我来给你们的作品集写篇序言吧,因为我特爱好这个。我跟她们吹自己特有名,但迄今为止,我的自我推荐毫无反应。今天发表在这里的几幅画显然是盗版,未经作者授权的。不过我并不是很担心,摆平她们的诉讼一般用两盒旺旺饼干就可以了。是为序。

任不寐编译:旧约中的希伯来文

整本旧约除了268节经文以外,都是用希伯来文(Hebrew)写成的。这268节经文主要是皇室文牍或官文,他们使用阿拉姆语(Aramaic),包括但以理书2:4-7:28,以斯拉记4:8-6:18,7:12-26,耶利米书10:11。希伯来语和阿拉姆语同属于闪语或闪米特(Semitic)语系。

Peter C. Bender:信望之初/任不寐译

成为一位基督徒就是认信基督,就是相信在基督里面我众罪已赦。信仰基督是一场胜利,就是胜过魔鬼、世界和我们自己的罪(1约5:4)。凭借在基督里这样的信心,我们里面产生爱,这爱吩咐我们去爱世人。凭借这样的信心,我们学会怎样在地上活着,就是在那呼召里充满各样喜乐,因赦免而得自由。耶稣基督是我们所敬拜的,因为祂是生命和拯救之源。祂是我们至高的善。没有好处在祂之外。

龙的传人,还是魔鬼的儿女

任按:这是我三年前的文章。文章发表后引起了一些同胞的愤怒,其中还包括过去的朋友。在这些反应中,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徐钦琦的观点:“中国龙字在英语中应该翻译为long,以便与英文中的dragon有所区别。”因为“英语中的dragon是一个贬义词,指的是传说中的一种怪物。而龙在中华文化中是一个褒义词,是鹿、马、兔、虎、牛等哺乳动物组成的,龙的主体也应该是哺乳动物”(见2006年3月1日“千龙网”)。

旷野归来——任不寐开博寄语

我离开中文网络已经近五年了。冬天已往,雨水止住过去了。
那些不寐之夜连同紧紧追赶的埃及人,以及海那边控告我的族人,都已经平静在风和海里了。没有断绝的是一种“预定”好了的“异象”,从神学院的四月缓缓启程,按山上的样式,沿网络和绽放的蒲公英一起,一路向东。

2005年夏,任不寐山下戏说“当代文坛”

你们的来信显然造成了“友邦惊诧”的效果。第一,你这个小东西怎么长的这么快,这几乎是不能允许的——你让我感到自己怎么这么一把年纪了。第二,你们夸人的水平确实很高,把我这个“著名作家”乐的屁颠屁颠的;你们一定知道,列入“被女大学生崇拜”的对象,而且还“著名”,甚至“作家”,那是多么让人大打出手的事情。只是我有一个请求,能不能把“著名”继续寄存在你们宿舍里,但把作家还给那些真正为此“呕心沥血”、“你死我活”的人们。现在,我要趁着你们闪光的恭维,不顾一切地再卖弄一下我关于你们的“提问”的“真知灼见”。